相濡以沫,不如相忘于江湖

在翻看朋友的博客的时候,忽然发现一个标题很熟悉,叫做《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》,记得自己发过,怎么现在的博客没有呢。怎么也想不起来,可能是在某个伤心的时候删除了吧。它就像一个老朋友在那里向我微笑,又像一个小时候和她一起藏在旧屋后院梧桐树下的玩具箱,静悄悄等待我有一天去取回来。

“泉涸,鱼相与处于陆,相呴以湿,相濡以沫,不如相忘于江湖。与其誉尧而非桀也,不如两忘而化其道。”——《庄子·内篇·大宗师第六》

我猜不中故事的开头,也看不清故事的结局。

相濡以沫,绝对是一个美好爱情故事的开局和期盼。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,长相厮守的爱情,绝对不会是一个悲剧。曾经很喜欢那首歌,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,就是与你一起慢慢变老;直到我们老得哪也去不了,你依然把我当成手心里的宝。看着时间的画笔把她的双鬓慢慢地变得斑白,岁月的利刃慢慢地在她的脸上划出一道道印痕,在夕阳余辉中,牵着她的手,相互依偎着走完浪漫的一生。

天荒地老,海枯石烂,我也曾做过这样的梦。君住长江头,我住长江尾;日日思君不见君,共饮长江水。这样的爱情,是让人痛苦的,是让人心碎的,哪比得耳鬓厮磨、双栖双出的缠绵悱恻。梦想总是美好的,爱情总是让人向往的,可是,现实往往也总是最残酷的。人们总希望看到所有的故事都有一个完美的结局,不希望悲剧的发生,这或许就是人们总是拿相濡以沫这个词语来形容美好爱情的原因吧。但别忘记了,在相濡以沫的后面,就是不如相忘于江湖。

让软弱的我们懂得残忍,狠狠面对人生每次寒冷,依依不舍的爱过的人,往往有缘没有份。周华健的歌声让人心碎,也让人清醒。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很软弱的,即使看起来非常坚强的人,在他那坚强的躯体下面,依然会有一颗若软而脆弱的心。我把心冰封千年,本想把它冻得坚硬无比,却被天边一颗流星的光芒温暖了。我无法确定这颗流星会在天空停留多久,或许是一颗永远守候着的恒星,或许转瞬即逝也未可知,那时候,等待我的将会是更加的寒冷。而且,无论流星还是恒星,都有着它自己固有的轨道,不可能因为一颗小石头而改变。虽然流星有意,小石头有情,面对他们的也终将是举手长劳劳,两情同依依。

前天才又重新看了一遍《橙色女孩》,并郑重地说出无论如何,我会选择人生,选择这个世界,选择去爱。虽然这个世界有着数不清的苦难,虽然人生有着无法预测的痛苦,虽然这一切都将在某一天逝去,我也会这样选择。虽然痛过,但是我爱过,虽然一切都将消失,但是我存在过。但是,我依然还是迷惘,心里总是矛盾的。

这种感觉,很久没有过了。或许来得太突然,让我不知所措,让我无助迷惘。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,本来死寂的心,变得躁动起来,失去了原有的频率。我徘徊着,我犹豫着,不敢前进,不甘后退。我开始冷静地反思,我不想再犯下同样的错误,伤了自己,伤了别人。飞鸟和鱼,它们本就是两个世界的,鱼不可能飞到天上,鸟也不可能在水里跟鱼儿一起遨游。如果非要把他们扯到一起,那必然是死亡。

我不知道该怎么来开始这个故事,或许这已经就是结局,我变得越来越不会讲故事了。故事的开头,我猜不中,故事的结局,我也看不清,我在说一个稀里糊涂的心情,我已不明白自己在写什么了。或许这只是一个美丽的错误,也或许是我在做着一个莫名其妙的梦。等到梦醒了,看到的依然是星空寂寥,荒原了了。

美丽的人生,善良的人,心痛心酸心事太微不足道,来来往往的你我遇到,相识不如相望淡淡一笑。或许这样做才是最好的。相濡以沫,不如相忘于江湖,这样的境界太过高远,我无法参透。相望淡淡一笑,带着一丝丝的美丽的忧伤,一点点甜蜜的哀愁,然后将心重归于死寂,冰封起来,让它在极度的严寒中品尝这孤独的永恒。

一遍又一遍地听着周华健的这首《忘忧草》,我依然不知所措:

让软弱的我们懂得残忍/狠狠面对人生每次寒冷/依依不舍的爱过的人/往往有缘没有份/谁把谁真的当真/谁为谁心疼/谁是唯一谁的人/伤痕累累的天真的灵魂/早已不承认还有什么神/美丽的人生/善良的人/心痛心酸心事太微不足道/来来往往的你我遇到/相识不如相望淡淡一笑/忘忧草忘了就好/梦里知多少/某天涯海角/某个小岛/某年某月某日某一次拥抱/轻轻河畔草/静静等天荒地老


作者头像
转载创始人

上一篇:夜雨寒笛·寄北
下一篇:杯子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