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杨翁到姜岩

    一个朋友给我发来杨振宁的一段话。 
    “我想,翁帆也许不会反对我给你们讲这个故事。讨论结婚的时候,我跟翁帆说,将来我不在了,我赞成你再婚。她说:‘我当然不会,你怎么可以这样讲!’ 但我的话是有哲理的。人生非常复杂,没有绝对的对与不对。我告诉她,赞成你将来再婚,是年纪大的杨振宁讲的;年纪轻的杨振宁,希望你不再结婚。” 
    前几天突然得到昔日恋人结婚的消息,心情非常不好,朋友以此来开解我,告诫我不要太多执着,当我们老了以后跳出自我回头看过去,会有和当时不同的心态。非常感谢我的这位朋友。 
    一直不喜欢杨振宁,特别是他娶了翁帆之后。那时候我还在上大学,听到这个消息非常震惊。杨振宁、李政道和钱学森等老一辈科学家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心目中的楷模,当得起“德高望重”这四个字,无论是学识还是品德都是我们仰止的风范。在那些老前辈安享晚年的时候,杨振宁却高龄娶妻,甚至还娶了一个对他来说属孙女辈的小女孩,这件事,对我们——就说我自己吧——的道德标准、价值体系造成了极大的冲击。当年关于这件事引发的大讨论至今余波尚存,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搜索相关文章来看看。 
    我并没有震惊很长时间,毕竟婚嫁自由,我管不着,只是自己从此开始不喜欢他。后来,无意中了解到当年他与李政道的恩怨纠葛,更让我鄙夷其为人,对杨翁二人不时爆出的花边新闻只觉可笑。笑过就忘,不入脑子。 
   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观,思想本身没有对错之分,也不能强求一致。我不要求别人赞同我的观点,也不会为了什么放弃自己的信念。 
    杨翁是一个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的人,他自己并不讳言这一点。他从李政道那里获得了足够的名誉筹码,早年留在美国享受优厚物质待遇,晚年归国享受国人对他的精神崇拜,从国家那里得到金钱,欣然接受美人的投怀送抱,从个人角度讲他简直是成功者之典范。但是他的成功让很多人不舒服,这种不舒服,可能源自小市民普遍存在的妒忌心,可能源于因利益或潜在利益被侵害而产生的自我保护,也可能源于两种价值体系相互冲击时带来的困惑。详细说就跑题了,就此打住。 
    杨老只是走自己的路,不在乎别人怎么说。他不惺惺作态,大胆追求自己想要的,这一点我很欣赏,他实在是一个聪明人。他对翁帆的这段话,同样是他的一贯风格。 
    刘备托孤,对诸葛亮说,如禅不才,君可自取,从来史学家都是赞扬刘备的大公无私,只有易中天教授提出了自己的质疑。《品三国》中说的很透彻,在此不再赘引,不熟悉的朋友可以查一下《品三国》(下)第三部、第三十六集《永安托孤》,111页。 
    杨老对翁帆的这段话,和刘备的永安托孤有着极为相似的情景、意味和作用。朋友作为浪漫主义者,愿意将此解读为大智慧者觉悟之后的宽容豁达,是乐观、积极的思想选择;而我是个现实主义者,更倾向于把它解读为杨老对翁帆的一种试探,这并不美好,还有几分市侩。 
    真实的,也许并不美好,甚至会很丑恶,是勇敢的去直面真实,接受它的好与坏然后改造它,还是追求虚幻的美好,执着于无限的罗曼蒂克,这是一个选择。不同的选择注定了我和朋友在各自不同的世界生活,像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。 
    耄耋之年的杨老不可能不想自己百年之后年轻貌美的妻子会怎样过。杨老是个聪明人,他知道有些事情是自己无法左右的,他也不会不知道以退为进是个好办法。翁帆也是个聪明人,她不会参不透杨老话中的意味,也完全知道现在的杨老要的究竟是什么。聪明人和聪明人说话是从不用说透的,只说三分,点到为止,你知我知,心照不宣。 
    一般人到此也就结束了,而杨老却仍要点一下题,结果呢?大智慧者的形象跃然纸上,姿态做到了极致。读到这里我不得不佩服杨老的高明,八十年智慧绝非浪得虚名。不能不叹服权术是万能万灵,到现在自己还是孤身一人,看看人家杨振宁,惭愧呀,惭愧! 
    杨老虽然功利了一些,但是真实得可爱。正是这一份真实、一份坦然,一份豁达,造就了老先生八十高寿。和杨老比起来,姜岩的死更具悲剧意义。 
    为了一个已经不爱你的男人而结束自己的生命,这是这样的痛苦,这又是怎样的执着、怎样的痴迷?生命对于你的意义,难道仅仅是一个不爱你的男人?不知道她在吞下300片舒乐安定的时候,在从24楼纵深跳下的一瞬间,心里有没有闪过父亲母亲白发苍苍的影子,有没有想过正在一旁照顾她的姐姐和那么多关爱着她的朋友们。心被愤怒、绝望、仇恨所扭曲,智慧被执迷所蒙蔽,只落得身化尘埃,留给人间一声叹息! 
    一切逃不脱因果,要用生命偿还的孽债始终无法逃脱。杨翁的福报可能并非一世修来,姜岩的惨剧亦是如此。用世间法衡量,谁能说出个清清楚楚的道理来?债还完了,孽缘也就割断。希望她的魂灵安息。 
    在痛惜一条生命陨落的同时,很多人叹息扼腕,如果王菲还有一点人性,如果东方没有第三者插足,如果姜岩能够不那么执着,如果亲人能多加调节,如果各种机构能够及时介入……那么事情也许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。 
    可假设是不存在的。事情不会因为这些假设而发生任何变化,发生了就是发生了,无可挽回。时间定格在2007年12月27日,一个黑色的博客将永远不再更新。
    …… 
    朋友曾经问我过我很多如果,多的现在我已经记不清。我看着她深情款款的眼睛,平静而坚定的告诉她,如果……,我还是这样。 
    呵呵,我说了谎! 
    没有如果。事情本来就应该是那个样子的。快乐还是悲伤,幸福还是痛苦,一切应该是那个样子,所以才呈现那个样子。你要做的只是平静的接受它,而不是怀疑、否定。那些只会蒙蔽你的心。 
    如果——呵呵,这又是一个假设——真的有如果,谁又知道如果之后会是什么呢?你不知道,我也不知道。可能会有迥异的结果,你我又不愿意面对,那追问更没有意义。何必用不存在的理由给自己制造困惑和痛苦呢。 
    无欲无求,无心无我,人会变得很快乐。 
    如果杨翁都不在意,如果姜岩也不在意,世界岂不少了很多猜忌,也少了很多痛苦? 
    ……

作者头像
亮哥创始人

上一篇:腹有诗书气自华
下一篇:笛子的婚礼摄影心得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