亮哥说“事儿”

很多事,你拿它当事,它就成了事,你拿它不当事,那它就不叫个事。凡拿出来当事说的,必是心里已当它是事。但事分轻重缓急,人有喜怒哀乐,有多少人是拿着鸡毛当令箭,指桑骂槐只为折磨别人?

说黑道白,幼稚。凡事都有灰色地带,尺度不同、宽度不同而已。两袖清风一尘不染?别装了!谁说,谁是耍流氓。古语云,百善孝为先,论心不论迹,论迹穷家无孝子;万恶淫为首,论迹不论心,论心世上无完人。郭德纲说,那么清高,儿子都不是你生的。因为儿子随爹么。水至清则无鱼,人至察则无徒。男人事儿太多,比老娘们儿让人烦。生意越大,越有气度,正是阎王好见、小鬼难搪。

出来混要讲义气,没好处谁跟你。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人,房贷车险学杂费,家里家外事一堆,上班为赚钱养家糊口,回家休息活命,教育子女、照顾老人,不就这点事。创业公司,谁能带大家发财,大家必不负他——谁跟钱有仇?可真赚了钱,分不分,怎么分,还在两说。看良心。这时候得有心肝。大公司,升职加薪什么的别多想,一笑而过的事,谁较真儿,谁跟自己过不去。现在的形势大家都懂,能有个饭碗就知足吧。老百姓不傻,你给不了的,他也不会去要;可最起码的,在职权范围内,你有没有本事把人心安稳了,让兄弟们在加班加点拼命干活的同时,别说热,至少别寒了心?

资源从来不会充裕,人、时间、精力一定是有限、紧张甚至是苛刻的,但deadline和质量标准不可逾悖,怎么办?无非两条路——要么撂挑子滚蛋自认无能,三十六计走为上策,要么横下一条心,拼了!不达目的不罢休,死也死在战场上。实际上只有后边这一条路。不拼行么?后边是兄弟,大家等着薪水养活一家老小;前边是老大,不知顶着多大压力还不足与外人道。上不了线耽误大事最终拿不到钱,公司出了问题,是不是员工吃瓜落?但老子拼了命带兄弟们加班加点攻坚克难抢上线,在最需要支持的时候你跟我算考勤算,几点几分我在不在公司谁能证明,老子只想说:去你大爷!没当时下手抽你大嘴巴子已经很绅士了。老北京话,你丫这叫不懂人事。

OK,我今天调休,是不是就应该关了手机凡事不问爱咋咋地?我刚才打电话发邮件QQ安排工作你给我算工作时间吗?是算带薪工作时长还是加班?别的不扯淡,就说一件事:我的兵正顶着子弹往前冲,这时候谁唧唧歪歪暗箭伤人老子第一时间干掉他!打仗的时候后背是给战友的,我不会让他们流血又流泪。

领导,什么叫领导?领导是要给执行层解决问题的,说白了,扛事儿。扛不起,你当什么领导?背后捅刀子,谁给你卖命?

很多所谓领导都不过是尸位素餐的碌碌之辈,大小公司都有。自己做不出成绩,还嫉恨有能力的人,给人背后下绊子,打压下属,窃领功劳。最可笑,明明下属忠心耿耿,业绩无偿奉上,只愿你升了带大家往上走,他倒疑神疑鬼,犹豫不决,白嫖你都不会,卧槽,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。。。。。。

还说加班。互联网公司还有不加班的?本身不是问题,有事就干没事就散,这种加班很充实,也有成就感,让员工反感的是形式主义、官僚主义、本位主义。为加班而加班,多半是中层为自保而害人。有事没事不许走,一定熬到几点几分,说白了,装样子给大老板看:看我团队多拼!你可不能干掉我,还得表扬我云云。我要说,这种所谓“中层”是极其不称职的。刻薄的话不说了。

重用这种中层的老板不可随,盛行欺诈浮夸文化的公司当远离。

哪里黄土不埋人?大将上阵不死带伤马革裹尸心中无悔,在朝堂的苟且中碌碌而亡犯不上。客观说,大部分公司也还不错,还是有务实之人的,虚头巴脑的奇葩毕竟是少数。

十几年打拼,心里渐趋清明,很多事都不愿意再去说。人近中年,四十而不惑,有什么想不开。抬头见云卷云舒,抱怨和牢骚很快就忘,激动不起来,真不知道是该欣慰还是悲哀。“成熟”?还不如说青春渐逝、老将至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互联网,磨人那!

我只想过一种清平日子。

该上班上班,该下班下班。该加班加班,该调休调休。活来了顶上,不负领导不负兵;家中事不落,不负如来不负卿。

打打杀杀真不想再继续了,无聊至极。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。NB的大公司经历了不止一个,几个人和几十人的团队都不是没带过,创业公司的艰辛,万人公司的复杂,各有各的不易,又何必看不开,何必纠缠不清。你可以视而不见,我不会妄自菲薄。

我两鬓斑白,你让我跟二十几岁的小伙子们比,那是你有病,不是我有病。

不客气的说,咱也有点身家,不多,但足够,再让你洗脑累死在一线那是傻。还得感谢党的好政策,真心希望伟大的房地产事业永远高歌猛进、房价一路飞涨只升不降,那哥就可以做梦都在数钱了,哈哈! (卧槽!谁拿臭鸡蛋丢我)

负责,先要问问负的是什么“责”?别忘了“责”后边还有“权”和“利”。没有责任怎么定权力怎么分利益?没有权力拿什么承担责任保证利益?没有利益,权利有个屁用!责任不就是背黑锅么?

都是千年的狐狸,玩什么聊斋?洗洗睡吧!


作者头像
亮哥创始人

上一篇:皇帝为什么要杀功臣?
下一篇:西江月·清晨偶得

发表评论